正在阅读: 高伯龙院士:一束高度集中的光芒,照亮自主创新的征程
首页> 军事频道> 滚动大图 > 正文

高伯龙院士:一束高度集中的光芒,照亮自主创新的征程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2019-09-12 16:23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回望这位中国“激光陀螺奠基人”的一生,高伯龙院士就像一束能量高度集中的光芒,照亮着激光陀螺自主创新的征程。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一束光芒

  ——追记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防科技大学教授高伯龙

  ■解放军报记者 王通化 王握文 张琳 中国军网记者 孙伟帅

  视频丨他是一束光芒,照亮中国的激光陀螺事业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两只紧紧握着的手上。

  这是两只普通而又苍老的手。和许多老年人的手一样,粗糙、布满老年斑。

  这又是两只极不普通的手。它们从20世纪70年代“握”到一起,就再也没有松开。它们和更多双手一起,开辟了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激光陀螺研发道路。

  这两只手的主人,一位是89岁的高伯龙,一位是82岁的丁金星。

  这是2017年夏季的一天。此刻,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防科技大学教授高伯龙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倚靠在病床上,他无比惋惜地对丁金星说:“老丁,新型激光陀螺的研制,我怕是完不成了……”话未讲完,他的眼眶里已噙满泪水。

  丁金星也哽咽了,泪水顺着脸颊无声滑落。他没有说话,只是更加有力地握住高伯龙院士的手。

  “这是我们相识近半个世纪以来,第一次落泪……”高伯龙院士去世两年后,当时的情形依旧清晰地烙印在丁金星的脑海中。

  当年,他们意气风发,战斗在湘江之畔,创造了世界激光陀螺领域里的“中国精度”。

  如今,高伯龙院士已经离开。他那眼底的热泪,仍留在“老搭档”丁金星心中。那句“我怕是完不成了”,也成了高伯龙院士与毕生奋斗事业的诀别书。

  回望这位中国“激光陀螺奠基人”的一生,高伯龙院士就像一束能量高度集中的光芒,照亮着激光陀螺自主创新的征程。

  光之魂:报国之志从未偏航

  “一个人的志愿和选择应当符合国家的需要”

  阳光透过层层绿叶,将点点光斑洒在一座外观极为普通的楼房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座楼是一个沉默的存在。

  这里,便是如今已名满天下的激光陀螺实验楼。它还有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代号——208教研室。

  这里,也是高伯龙院士奋斗了一辈子的“战场”。有关他的一切,都可以从这座楼讲起。

  20世纪60年代,美国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激光陀螺实验装置。激光陀螺,被称为惯性导航系统的“心脏”,是飞机、舰船、导弹等精确定位和精准制导的核心部件。

  这一科研成果引发世界震动。那时,已过而立之年的高伯龙是哈军工的一名物理教员。当时的他并不知道,10年之后,他将与这枚小小的“陀螺”共同高速旋转,直到生命尽头。

  “搞激光陀螺,对我来说是一次艰难的选择。因为,你生活在高山上,必须学会爬山而不能想着去游泳。”多年后,高伯龙院士这样描述自己的选择,“一个人的志愿和选择应当符合国家的需要”。

  把国家的需要当作自己的需要,把国家的选择当作自己的选择。这是高伯龙院士给出的人生答案。但回顾院士一生,激光陀螺并不是他答案中的唯一选项。

  少年时代,日寇入侵,神州板荡。高伯龙辗转三地,入读8所学校才上完小学。一路颠沛流离,一路兵荒马乱,高伯龙看在眼里,恨在心中。他在给堂妹高长龙的信中写道:“我现在虽然还没有枪,但用拳头也要把敌人打死。”

  深受父亲的影响,热爱数理的高伯龙发奋学习,立志以科学救国、强国,最终考上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不久,决心在理论物理领域干一番事业的高伯龙,迎面遇上大时代——刚刚成立的哈军工急需教师骨干,一纸调令,高伯龙成了哈军工的一名物理教师。

  彼时,高伯龙念念不忘的仍是理论物理研究。在哈军工执教两年后,他报考了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专业方向的研究生,并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

  得知情况后,哈军工首任院长兼政委陈赓大将专门把高伯龙请到家里吃饭挽留。后来,高伯龙对自己的清华同窗杨士莪说:“陈赓院长请我到家里吃饭,我就知道走不了了。”

  从前半生魂牵梦绕的理论物理,到后半生倾力投入的应用物理,个人命运之河的偶然转折,成就了一项科研事业的全新起点。

  1970年,哈军工迁往长沙,后来更名为国防科技大学。就在哈军工南迁的第2年,科学家钱学森将两张写着激光陀螺大致技术原理的小纸片,郑重地交给了他们。

  “高伯龙一来,局面马上就不一样了!”丁金星说起与高伯龙院士相识的场景,笑容满面。

  茨威格说,在一个人的命运之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人生的使命。单看高伯龙的履历,51岁晋升教授,69岁评院士,属典型的大器晚成。但幸运的是,高伯龙遇见了激光陀螺事业,而中国的激光陀螺事业也遇见了高伯龙。

  从此,共和国激光陀螺科研事业拉开了光荣与梦想的幕布,开启了艰难与辉煌的征程。

2001年,高伯龙进行科研工作。作者提供

  光之旅:瞄准前沿加速追赶

  “我们起步已经晚了,如果现在不抓紧,啥时能赶得上”

  正如公众对“激光陀螺”这个专业名词的陌生,很多年里,高伯龙这个在专业领域内如雷贯耳的名字,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翻阅有关新闻档案,各大媒体对高伯龙及其激光陀螺创新团队的报道,集中在2014年。

  在当年的报道中,高伯龙率领的激光陀螺创新团队第一次走进公众视野。这一刻,距离激光陀螺开始研制已经过去整整43年;这一刻,团队的灵魂人物高伯龙院士却因积劳成疾住进了医院。

  43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如今回过头来看,团队中的科研人员都说:那真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张斌在1991年保送就读高伯龙的硕士研究生。第一次来到这间由食堂改成的实验室时,他着实惊呆了:在这间放满了陈旧实验设备的“小作坊”里,竟然还放着油盐酱醋……

  后来,张斌明白了:“为了节省时间,老师经常在实验室里下面条。这些调料根本不是救急用的,而实验室常备啊!”

  “自主设计”4个字背后蕴含的艰辛,或许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方能体会。激光器检测要求在封闭、洁净的环境中进行,没有空调,不能用电扇,高伯龙和同事们在密不透风的“大闷罐”里,通宵达旦做测试……

  一次,高伯龙连续做了十几个小时试验,回到家中脚肿得连袜子都脱不下来。爱人曾遂珍看了心疼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为啥就不能悠着点干?”高伯龙笑笑说:“我们起步已经晚了,如果现在不抓紧,啥时能赶得上?”

  激光陀螺虽小,却集成了光、电、机、材料等诸多领域尖端技术。它不仅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更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作为这一领域的后来者,高伯龙和他的创新团队一刻也没有停下加速追赶的脚步。某种意义上,“追赶世界前沿”这一目标始终吸引着他们、伴随着他们、考验着他们。

  摆在高伯龙和团队面前的挑战,不仅是物质条件的艰苦。事实上,从起跑那一刻起,高伯龙便是广受质疑的“少数派”。

  从“少数派”变成“技术权威”,这正是高伯龙传奇故事中最为激动人心之处。

  1975年,在全国激光陀螺学术交流会上,高伯龙一鸣惊人——依照我国当时的工艺水平,必须采用四频差动陀螺方案!此言一出,等于否定了国内的通行方案,一时四下哗然。但高伯龙用扎实的理论和计算说服了众多与会专家。

  次年,高伯龙写出中国激光陀螺理论的奠基之作《环形激光讲义》。直到今天,研究激光陀螺的人不学这本书,就不敢说“入了门”。

  攻关之路多险阻。1984年,实验室样机鉴定通过时,一阵“冷风”袭来:由于美国彻底放弃同类型激光陀螺研制,国内质疑声再起:“国外有的你们不干,国外干不成的你们反而干。”

  “外国有的、先进的,我们要跟踪,将来要有,但并没有说外国没有的我们不许有。”10年后,某型激光陀螺工程样机通过鉴定,证明了高伯龙所言非虚。

  就在激光陀螺工程样机鉴定顺利通过的同时,一批号称“检测之王”的全内腔He-Ne绿光激光器问世,引起业内轰动。这也意味着中国在镀膜的膜系设计和技术工艺水平上实现重大突破,成为继美、德之后第3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

  加速追赶的成绩,让世界为之惊讶。捷报频传之际,高伯龙又盯上了新的高地——新型激光陀螺,并将目光投向激光陀螺最主要的应用领域——组建惯性导航系统。

  那时,国内已有多家单位开展此类研制,采用国际主流的惯性导航系统。这个系统到底行不行?高伯龙再次给出与众不同的答案——必须给该系统加转台,否则无法满足长时间、高精度的惯性导航需要。

  这个方案,又是一个无经验借鉴的中国特色。在一场专为旋转式惯性导航系统召开的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大多对此持否定态度。

  这一幕,和1984年四频差动激光陀螺的遇冷,何其相似!高伯龙的答案仍然是:埋头继续干,成功才能得到承认!

  在他的悉心指导下,2006年12月,国内首套使用新型激光陀螺的单轴旋转式惯性导航系统面世。4年后,双轴旋转式惯性导航系统面世,精度国内第一。如今,旋转式惯性导航系统已成为国内主流。

  光之焰:赤子情怀至真至纯

  “穿着五块钱的背心,干着上亿元的大事”

  2014年,激光陀螺创新团队走入公众视野。电视里,高伯龙院士那几秒钟的镜头,给人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他穿着白背心,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两根弯曲的手指慢慢敲击着键盘……

  有网友评论:“高伯龙院士穿着五块钱的背心,干着上亿元的大事。”也有网友说:“这是真正的伟大。”

  如今,高伯龙院士去世两年了。但校园里那个佝偻的背影,永远印在很多人的心中——夏天,永远都是一身老式作训服,一双黄胶底解放鞋;冬天,不是一件军大衣,就是一件灰色羽绒服。

  后来高伯龙的学生张文才知道,这件灰色的羽绒服,导师已经穿了30多年。张文听他总这样说:“穿习惯了,再买新的浪费钱,浪费时间。”

  学生江文杰至今记得,1993年四频差动激光陀螺工程样机鉴定出现问题时,高伯龙跟他说的一番话:“我花了20年时间,花了国家那么多钱,搞成这样,我是有罪的。” 当时,导师前所未有的沉痛语气让他深受震动。

  多年后,早已是院士的高伯龙,在给中学毕业纪念册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唯一能安慰的是,没有做过亏心事,到底还干了一些事,对人民和社会能作交代,虽然还很不够。”

  在外人眼中,高伯龙院士好像生活在真空里。但在子女眼中,这个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老头,却是位骨子里浪漫的父亲。

  高伯龙的女儿至今记得这样一个场景:“有一次我刚回家,就听见电视里男主角跟女主角说了一句‘我爱你’。没想到,我爸一扭头对着我妈也说了一句‘我爱你’。”

  高伯龙住院期间,爱人为了陪护也住到医院。女儿常常看着父母用纸笔交流出神。她觉得,看到父母,就看到了爱的模样。

  《高伯龙传》中,高伯龙的挚友萧枝葵曾回忆了这样一个细节——

  “孩子生病的时候,他常常是怀里抱一个,背上背一个,来医院找我看病。他很爱孩子,对孩子管教也很严……他鼓励孩子好好读书,不过多干涉,也没有什么具体辅导,就是跟孩子聊聊天,引导孩子,让孩子自立。”

  张文的脑海里一直记着这样一幅场景——

  高伯龙住院以后,他的同班同学、中国工程院院士杨士莪夫妇到长沙来探望他。病房里,两人聊起往事,竟一起唱起了当年的歌。唱完之后,杨士莪说:“可惜了,差一把手风琴。”高伯龙接着说:“可不是,还少一把口琴呢!”说完,两人哈哈大笑。

  坐在一旁的张文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她“从没想到教授还有这样一面”。如今,再次想起这幅珍贵的画面,张文又有了新的体会:“他们其实和年轻时的我们一样,爱唱爱笑。说不定,他们年轻时,比现在的我们还要潮呢!”

  清晨,走在国防科技大学校园里,一张张青春面孔与我们擦肩而过。阳光下,年轻一代的脸上写满对未来的憧憬,一如48年前的高伯龙。

  入夜,激光陀螺实验楼里,一盏盏灯亮了起来。灯光下,张文和同事们聚精会神地忙碌着,一如48年前的高伯龙……

  一束光可以照多远?一束光可以传递多久?答案,或许就在清晨阳光下的一张张青春面孔里,就在入夜后实验室亮起的一盏盏灯光里……

  科技报国创新为战的典范

  ■解放军报评论员

  知识分子,要有以身许国的深厚情怀;革命军人,要有一心为战的打赢追求。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防科技大学教授高伯龙竭尽毕生心血研制激光陀螺,不愧为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创新为战的科技专家。

  上世纪70年代,有着深厚数理基础的高伯龙投身激光陀螺研制工作。从那时起,他将国家和军队重大战略需求作为研究探索的矢志追求,把打赢面临的难题作为自主创新的终生课题,带领团队刻苦攻关、默默坚守近半个世纪,使我国激光陀螺实现了从无到有、从低水平到先进水平的飞跃,为我军武器装备跨越式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作为一名科学家,高伯龙的事业追求,因与国家需要和民族命运相结合而熠熠生辉。

  科学探索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激光陀螺研制是世界科技前沿的尖端项目,在科研条件非常落后、国际上技术封锁严密的情况下,高伯龙埋头苦干、奋力超越。他常说,“一个人的志愿和选择应当符合国家的需要”“缺这缺那,就是不能缺了志气”。正因有着胸怀祖国、服务人民的爱国精神,勇攀高峰、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淡泊名利、潜心科研的奉献精神,甘为人梯、奖掖后学的育人精神,高伯龙在理论探索、人才培养、技术攻关上取得丰硕成果,为我国激光技术领域填补了多项空白。

  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创新能力是一支军队的核心竞争力,也是生成和提高战斗力的加速器。高伯龙的先进事迹启示我们:赢得竞争优势和战略主动,必须高度重视前沿技术发展,敢于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在独创独有上下功夫。只有坚定不移地加快自主创新的步伐,把关键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实现从跟跑、并跑向领跑的跨越。

  科技创新大潮澎湃,千帆竞发勇进者胜。广大官兵特别是军队科技工作者要以高伯龙为榜样,坚定强军报国的崇高志向,牢记肩负的职责使命,不断激发“以国家之务为己任”的报国热忱,释放“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的奋斗激情,积极投身强军兴军伟大事业,努力创造出无愧时代、无愧历史的光辉业绩。

[ 责编:孙宗鹤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
    0
  • 难过
    ?
    0
  • 点赞
    ?
    0
  • 飘过
    ?
    0

视觉焦点

  • 文艺名家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H5|文艺名家礼赞新中国讴歌新时代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海外,当我们获得荣誉的时候,当我们探索未知的时候,当我们取得成就的时候,当我们帮助他人的时候……看到五星红旗,就会感觉自己与祖国从未远离,心中更加笃定,脚步更加坚定。
2019-09-27 10:48
9月26日,云南省青年联合会在云南师范大学校园内的西南联合大学旧址举行活动。新华社记者 李嘉乐 摄  9月26日,在黑龙江哈尔滨防洪纪念塔广场,青联委员和市民用画笔为写有“祝福香港·点赞祖国”字样的展板上色。
2019-09-27 09:43
武安市九龙山矿山生态修复公园一角(9月26日无人机拍摄)。近年来,武安市加强环境治理,大力推进矿山生态修复工程,让废弃的矿山重新披上绿装变为生态公园。近年来,武安市加强环境治理,大力推进矿山生态修复工程,让废弃的矿山重新披上绿装变为生态公园。
2019-09-27 09:40
9月25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伊朗总统鲁哈尼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言。
2019-09-26 10:48
美国总统特朗普24日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演讲时说,“除非伊朗改变其威胁行为”,否则美国将持续对伊朗“极限施压”。美国总统特朗普24日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演讲时说,“除非伊朗改变其威胁行为”,否则美国将持续对伊朗“极限施压”。
2019-09-25 16:43
9月25日,市民在石家庄市桥西区一处惠民猪肉补贴销售点购买猪肉。补贴销售品种为鲜猪肉,销售价格由各市商务局结合本地实际确定,原则上猪肉每市斤应低于承办企业当日同品种猪肉价格1.5元以上。
2019-09-26 10:51
9月25日,北京CBD地区高层建筑亮起彩灯,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新华社记者 武巍 摄  9月25日,北京CBD地区高层建筑亮起彩灯,迎接新中国成立70周年。
2019-09-26 09:17
雅鲁藏布江山南段(9月11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张汝锋 摄  当地群众在山南市扎囊县藏草万亩植物种苗繁育基地劳动(8月29日摄)。
2019-09-26 09:16
金门县自来水厂一处净水场的工作人员查看净水设备运行情况(9月16日摄)。近日,记者走访金门,感受供水一年多来给金门带来的变迁。近日,记者走访金门,感受供水一年多来给金门带来的变迁。
2019-09-25 14:26
9月24日,观众在成就展上参观50年代婚房的场景。当日,“伟大历程 辉煌成就——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开始向公众开放。当日,“伟大历程 辉煌成就——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开始向公众开放。
2019-09-25 14:24
拿日雍错位于西藏山南市错那县北部,海拔4900米,像蓝宝石般镶嵌在雪山草原之间。拿日雍错位于西藏山南市错那县北部,海拔4900米,像蓝宝石般镶嵌在雪山草原之间。拿日雍错位于西藏山南市错那县北部,海拔4900米,像蓝宝石般镶嵌在雪山草原之间。
2019-09-25 14:21
9月23日,在印尼廖内省一个村庄,消防人员参与灭火。印尼多个地区近期发生由烧芭垦荒引起的大范围火灾,林火肆虐产生的烟霾造成空气质量下降、能见度低。印尼多个地区近期发生由烧芭垦荒引起的大范围火灾,林火肆虐产生的烟霾造成空气质量下降、能见度低。
2019-09-25 14:19
9月24日,在英国布莱顿,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在工党年会上就英国最高法院的裁定发表讲话。工党领袖科尔宾在工党年会上听完判决结果后竖起大拇指,并发表即兴演说,呼吁约翰逊遵守法律、放弃“无协议脱欧”、提前举行大选。
2019-09-25 11:40
9月24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言。新华社记者李木子摄  9月24日,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法国总统马克龙在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言。
2019-09-25 11:39
新华社记者 王菲 摄  在位于乌鲁木齐的大巴扎景区,游客在观看歌舞演出(7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王菲 摄  在新疆喀什古城景区内,当地两名小朋友走在巷道内(8月12日摄)。
2019-09-25 11:38
9月24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中)在第四届欧亚国家议长会议上发言。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24日参加在努尔苏丹举行的第四届欧亚国家议长会议时说:“哈萨克斯坦支持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因为我们能从中受益。
2019-09-25 11:37
9月24日,在新西兰惠灵顿,女生四人组合演唱中文歌曲《我相信》。首届新西兰中小学生中文歌曲大奖赛决赛24日在惠灵顿市中心汉娜表演厅举行,经过层层选拔的决赛选手一展歌喉,比唱中文歌。
2019-09-25 11:36
9月24日拍摄的深圳市中心灯光秀。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别版灯光秀近期在深圳市中心拉开帷幕,吸引众多市民和游客观看。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特别版灯光秀近期在深圳市中心拉开帷幕,吸引众多市民和游客观看。
2019-09-25 11:22
9月25日8时54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将云海一号02星发射升空,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任务获得圆满成功。9月25日8时54分,我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成功将云海一号02星发射升空,卫星顺利进入预定轨道,任务获得圆满成功。
2019-09-25 11:34
加载更多